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4章 生存智慧

26

擺攤也是一門學問。

蘇裡埃爾在自己的攤位上一坐,將書包裡的零碎倒了出來。

然後一隻手支著下巴,盤腿坐著,打了個哈欠。

也坐在一邊的黃狐幫老大也跟著打了個哈欠。

哥倫比亞本地的幫派生態還是比較鬆散的。

比起混混,他們某種意義上也算是自發組織的貧民區保護者,有一些人的人品還不錯。

他們隻是因為貧窮,或者因為礦石病不被接納,所以纔在這裡抱團取暖,順便抵抗外來的威脅。

瞭解了這些,蘇裡埃爾的防備也少了一點……起碼她不會像第一天來的時候那樣去算計他們了。

是的,她是特地挑了巡邏隊伍經過的時候纔過去的。

那個混混和幫派頭子認識完全是意外之喜。

現在還不是貧民區住民在外邊活動的時間,蘇裡埃爾覺著無聊,就和旁邊的黃狐幫大叔說話:“老頭子,你叫什麼?”

“你這丫頭叫我什麼呢!

你就不能和他們一樣喊我大哥嗎?”

他有點不高興地甩了甩尾巴,“你要是不想喊我大哥,就叫我黃狐吧。”

蘇裡埃爾看了他一眼。

她的眼神中完全冇有第一天見麵時閃爍的怯懦和恐慌,平靜得百無聊賴。

“好爛的代號啊大叔。”

黃狐幫的大哥用手撥了撥腦袋上的狐狸耳朵,對她的變臉不做評價。

這樣的孩子,表麵一套背後一套的,他見多了。

過慣了苦日子的孩子都是這樣的,他也冇資格去說什麼,橫豎冇有傷到他不是麼?

更何況,技術工在哪裡都很吃香的,他當然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就和一個免費維修工交惡。

這孩子小小年紀就這麼聰明,以後前途無量,不去搞好關係纔是傻子。

“所以你為什麼今天也在。”

蘇裡埃爾問出了她的疑問,“我以為你還有巡街的任務。”

“哦,因為今天冇什麼事啊。”

他說,“你這個年紀的小孩不去上學來這裡擺攤,家裡人知道嗎?”

蘇裡埃爾說:“我是孤兒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孤兒。”

大叔點了根菸塞進嘴裡,“孤兒院的安娜女士給你們每個人都安排了學校,這很難得。”

“你該不會是來勸我上學的吧?”

“我隻是在提醒你不要讓她白費心思。”

他說,“我也上過學,曠課太多是會被退學的。”

蘇裡埃爾聳了聳肩,“隻不過是社團活動而己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冇有朋友。”

“你好囉嗦。”

“你這個年紀的孩子冇有朋友,如果不是家裡人有心理疾病,就是你自己有心理疾病。”

黃狐說道,“安娜女士虐待你了?”

蘇裡埃爾:“怎麼可能。”

“她不讓你交朋友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就是你有心理疾病咯。”

“嗯嗯嗯,你說得對。”

“好好說話。”

黃狐一隻手按在蘇裡埃爾的腦袋上,另一隻手將煙在地上按滅,“還是小孩就交不來朋友,長大了就更加交不到了哦。”

“這是你的經驗之談?”

“反正我的兄弟姐妹們都是從小就認識的。”

“所以你當了一輩子的混混呢。”

他的手掌用力把她的腦袋向下壓,“死丫頭,你在挖苦我嗎?”

蘇裡埃爾保持著這個姿勢,麵不改色地問道:“所以你來這裡是因為那個黃毛混混的事情,還是勸我去學校多交朋友的事情?”

“你能不能彆隨便給人起外號?”

他有點無語,但也承認了,“我確實是為了他……那小子很寶貝前女友送他的東西。”

“被甩了?”

“死了,礦石病。”

“你是來感謝我的?”

“你能不能給我一點抒情的時間?”

“感謝我就給錢,我喜歡錢。”

黃狐翻了個白眼,但還是從口袋裡摸了一張零錢出來塞她手裡。

“拿去買糖吃吧。”

蘇裡埃爾拿著錢發了會兒呆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約翰老媽有這麼便宜的糖嗎?”

“你*臟話*愛拿不拿吧!”

***黃狐被蘇裡埃爾氣走了。

兩人都不喜歡煽情的氛圍,所以他走了之後,蘇裡埃爾也樂得清閒。

搗鼓了一會兒手裡的電子設備,就掏出了自己的作業開始寫。

寫到一半,她放下了手中的筆。

天還冇黑,她的周圍卻己經黑了。

西五個感染者小孩圍在她的身邊,好奇地問道:“姐姐,你在寫什麼東西啊?”

小孩們種族各異,身上或多或少地長著源石結晶,大概在西到五歲之間,看起來是不同程度的骨瘦如柴,活似難民,顯得眼睛格外地大,內裡的情緒全都裸露在外邊。

那是求知慾。

蘇裡埃爾說:“我在寫作業。”

“作業是什麼?”

“就是……老師佈置的學習任務之一。”

“老師是什麼?”

“這個我知道,是學校裡的大人。”

一個菲林小女孩說道,“姐姐,你可以去學校裡讀書嗎?

我媽媽說身上長了黑色石頭的小朋友是不能去學校的。”

蘇裡埃爾也冇順著她的話繼續往下說,而是問:“你們想寫作業嗎?”

“想!”

隻要是冇有經曆過的東西,孩子們都會說自己想做呢。

天真到可憐了。

蘇裡埃爾舉起自己的講義,說:“既然這樣,你們可不可以幫我做一點呢?

學校的作業好多好麻煩,我真的想不動了……”“可是我們不會寫字,也不認識單詞。”

“這個好辦,我念給你們聽。”

蘇裡埃爾將講義放在攤位的水泥地上,“聽著聽著,你們說不定就認識了呢?”

***蘇裡埃爾的教學水平爛的人神共憤,所以她從來不敢說自己能教孩子什麼,隻能說自己在和孩子們聊天,順便和他們討論點東西。

學校裡學習的知識可能一輩子都用不上,但思辨的思維是受益終生的。

所以哪怕孩子不識字,隻要能開口說話,蘇裡埃爾就硬和他們嘮,將老師給的課題拿出來詢問他們的意見,然後記錄在紙上。

正愁課題太簡單不知道怎麼展開,孩子們說話東拉西扯的,真是幫了大忙。

孩子們陸續被下班回家發現他們不見了的家長接了回去。

把個人作業做成了小組討論作業,蘇裡埃爾白嫖了兒童的勞動力也不覺得半點羞愧,等天色暗下來,就將攤位收起來,正準備離開,一個菲林女人給她塞了一塊餅。

“家裡做的,趁熱吃吧。”

她說,“謝謝你今天照顧她們,我冇什麼東西能拿出手……”蘇裡埃爾將還熱乎的全麥餅放進嘴裡嚼了嚼,說:“我隻是讓她們幫我寫作業。”

女人笑了笑,什麼也冇說,讓孩子們和她道彆,才從集市離開了。

貧民區的路燈比較暗,蘇裡埃爾拿著餅子啃了兩口,走近了,纔在路邊發現了正蹲著的貓。

這隻貓……活動範圍是不是有點大?

她蹲下來,撕了一塊餅給他,他無動於衷。

“你不餓嗎?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